首頁       |       關于我們        |       專家團隊       |       業務流程        |        業務聯系
 中國當代最權威的城市戰略規劃大師

第六節、一個被媒體稱為孔子式的城市主題文化布道者

——一個新時代城市文明的傳播者

任何一個時代,都有一種引領城市文明的思想要傳播,否則一個時代的城市文明就要出現問題,就會脫離城市文明的正確軌道,就會讓城市文明走向歧路。這是每一個時代,一個關注城市文明思想者的責任和理義擔當。前者有上個世紀創造“規劃圣經”的劉易斯·芒福德。劉易斯·芒福德在他的《城市文化》一書中提示了這樣的一個城市命題:城市研究應該培養什么樣的社會文明?如何培養出優秀的新人類?城市的文化運行產生出人類文明,因而城市是文明社會的孕育所。文化則是城市和新人類間的介質,不同質量的城市產生不同的文化,而不同的文化最終培育不同的人類。文明出了問題,表明城市文化構成出了問題。因為,城市文化的構成狀況決定著最終產物的品相。中國城市化發展中也出現了這樣的問題,突出表現在城市文化的迷失,城市文化的淪落,城市文化的彷徨,導致千城一面、特色危機、空城遍地、鬼城泛濫成災。這些問題的出現,已不是上個世紀劉易斯·芒福德用城市文化的概念所能解決的問題了,而是必須用一個文化創新的概念城市主題文化來重新引領城市文明走向問題了。付寶華院長的高明之處,就是他總結了劉易斯·芒福德的城市文化在那個時代的文明意義,并在此基礎上隨著城市文明的發展,重新總結出了城市主題文化對下一個時代城市文明走向的意義。這與劉易斯·芒福德的思想如同一則,但出發點卻不同。劉易斯·芒福德是在思考城市文明初級階段從“城市文化”下手的;而付寶華院長則是在思考城市文明高級階段從“城市主題文化”下手的。這可以說是對劉易斯·芒福德“城市文化”思想的一種升華和再造,可以說對城市文明構造的意義更大,更深遠。所以付寶華院長認為,城市文化、城市主題文化都是關注城市文明構造的大事情,而且需要有人不斷的構造,不斷的引領,不斷的升華,不斷的再造,否則城市文明就要出現大問題。現在,中國城市出現的千城一面、特色危機、空城遍地、鬼城泛濫成災就是城市文明出現了大問題,這一切說明城市文化構成出現了大問題,所以必須用城市主題文化的文明思想來重新構建。所以,付寶華院長就成為了這個時代的城市文明重新構建的一個思想者,一個構建者,一個傳播者,甚至可以說是一個城市文明思想的布道者。看看瞭望周刊的記者在文章中是怎樣描述他的,我們從中就可以感受到把付寶華院長譽為一個時代城市文明思想引領的先驅和一個時代城市文明思想再造者一點也不為過。

    在瞭望周刊文章中記者是這樣介紹付寶華院長的

    造城當如迪士尼

    幾乎百分之百的中國城市互相抄襲

    付寶華的工作是隔三岔五地“接見”全國各地的市長。

    作為中國國際城市主題文化設計院院長,他的工作是為每個城市量身打造一份主題文化套餐,再“推銷”給這座城的當政者。

    通常他會用一個設問來開場:“在全世界的兩萬個城市中,為什么只有那幾十個能夠脫穎而出?”“因為它們構建了獨一無二的城市主題文化。提起維也納,你的耳畔會響起音樂之聲;提起鹿特丹,你的眼前會浮現桅桿如林;提起威尼斯,你的鼻子會嗅到水鄉氣息;提起里約熱內盧,你的屁股立馬通了電,有桑巴的節奏感?”

    這個大連人說話像勵志講座里東北口音的講師一樣有煽動力。

    設計院自2003年成立以來,付寶華已經走訪了國內百余座城市,書面或實地考察了百余座國外城市。

    周游列城,通過游說兜售觀點,他像城市規劃界現代版的孔子,卻揣著一個美式夢想。付寶華說,他的靈感來自沃爾特·迪士尼,這位“米老鼠之父”夢想在美國的奧蘭多建立起一座迪士尼主題動畫城,把城市的一切用迪士尼的思維邏輯來建造并重新包裝。

    “賦予每座城市一個文化主題,這座城市才能讓人過目不忘。”

    千城一面

    圖變正始于“遺忘”。

    上海大學教授林少雄給博士生放幻燈片,講述在不同城市游歷的見聞,講著講著就講串了,切換了許多張,好像還沒有走出一座城,其實,那已經是幾座不同的城市。

    “這就是傳說中的‘千城一面’。”臺下哄堂大笑。“土耳其詩人希格梅有句名言‘人一生中有兩樣東西是永不能忘卻的,這就是母親的面孔和城市的面貌。’可我們的城市只有同一副面孔。”

    這名研究紀錄片的學者做了一個惡作劇式的試驗:在某座城市的影像中插入另一座城市的片段,學生們無人察覺。

    “幾乎百分之百的中國城市互相抄襲,三線看二線、二線看一線,只有樓房高矮、汽車多少等量的區別,沒有質的區別,這就叫‘同質化’。”林少雄說。

    這堂課、這個試驗發生的大背景是從2003年開始,一場中國城市特色危機的大討論席卷全國。截至2007年,參與論戰的文章達40余萬篇,其觀點呈一邊倒的批判態勢。外媒也加入進來,英國《衛報》稱:“中國是一個由一千座雷同城市構成的國家。”

    論戰驚動中央高層。僅2006年,國務院領導關于城市特色危機問題就作了兩次重要批示。

    給這場大討論“第一推動力”的正是付寶華。2003年,《中國房地產報》在集中宣傳“城市經營”理念,時任大連市房地產管理局下屬開發公司老總的付寶華插進一腳,并以迷茫者、質疑者的身份與最早提出經營城市概念的薄熙來“商榷 ”。

    “那時人們觀念還很落后,認為經營城市就是賣土地、搞‘土地財政’,觀念稍超前一點的就做‘整體經營’,把這個城市所有的資源都拿來經營,但沒有一個明確的主題。比如大連既搞服裝周又搞足球城,多而不精。我主張的是‘主題經營 ’。如果說‘土地財政’、‘整體經營’分別是城市經營的第一、二階段,‘主題經營’就是第三階段。”付寶華說。

    全國各地“托起的球”不下100萬尊

    付寶華的邏輯鏈是由拯救城市特色危機為邏輯起點,在城市文化中尋求答案,形成城市主題文化。

    打通這條邏輯鏈很不容易。講慣了硬道理的官員,碰上文化這樣的軟道理,還是用硬思維在思考。“一提城市文化建設,就片面地理解為建大歌劇院、建大博物館、建大圖書城??好像城市沒這幾大設施就沒文化似的。”付寶華說。

    于是,醫治“千城一面”卻導致了另一個后果:“千城一化”。“很多城市一提城市精神文化,不外乎‘兼容并蓄’ 、‘海納百川’、‘傳統與現代融合’、‘與世界接軌’等等,不僅空洞,且大而無當。一提大型節慶活動,就是邀請中央臺 ‘同一首歌’、‘歡樂中國行’去走場。”付寶華說,“千城一化”比“千城一面”更可怕。

    最雷同的是縣級城市的門戶:外環線入口處,無一例外地有一個圓形大轉盤,盤中立著一個宏偉的不銹鋼雕塑,多半為球形。

 

    全國城雕藝委會主任、中國雕塑院院長吳為山披露,近30年來,全國各地“托起的球”不下100萬尊。

    江蘇省作協副主席薛冰對本刊說:“我沒有看到過很好的城市雕塑,特別是在地級市和縣級市,有大量莫名其妙的雕塑,即使有當地人解釋,我也不明白它們的意義,反正對那些球的統一解釋是‘托起明天的希望’。被山寨幾輪回的文化創意就像盜版卡拉OK,在大江南北被反復傳唱。”

    林少雄還記得一個驚人數字,是他2004年6月在上海市城市文化與公共藝術學術研討會上獲悉的——“上海城市雕塑規劃”計劃到2010年,在當時全市1034個城雕的基礎上再增加8000余座,達到10000余座!

    時任上海市規劃局局長、市城雕辦主任毛佳粱當時表態:在這許多作品中爭取出現一至兩個壓得住、留得下的城雕傳世精品,可謂沙里淘金。

    2010年已過近半,上海城雕尚無最新統計數字,也無“壓得住”的精品出現。今日在上海,游客爭相涌入世博園丹麥館,為的是一睹銅像“小美人魚”的風采。

    據悉,世博局又開出了中國公共雕塑建設中史無前例的大單——計劃在大約5.28平方公里的范圍內設置200座雕塑。

    “中國城市正以文化為名,展開一場雕塑大躍進、文化建筑大躍進,據不完全統計,已經有100多座城市提出了文化大都市建設的奮斗目標。可是雕塑立起來了,文化卻沒立起來。”林少雄說,“深圳的鄧小平畫像有很大的歷史與文獻價值,甚至成為這一改革開放前沿陣地城市精神的象征。但一些地方豎起三個柱狀物頂著一個球來闡釋‘三個代表’,那無疑是對 ‘三個代表’思想的膚淺化、庸俗化理解,也是對文化和人民的公然嘲弄。”

    付寶華說,在沒有搞清城市文化內涵之前,試圖通過大拆大建一夜間解決城市特色危機,這正是我們在城市現代化初級階段所犯的錯誤。

    “甲方”意志

    目前,各地都在著手“十二五”城市規劃。付寶華和林少雄等政府“外腦”不約而同忙碌起來。

    “‘十五’城市規劃中漏了城市文化規劃,各地都只在經濟建設上做文章,造成功能重復、產業同構;‘十一五’城市規劃中漏了城市特色規劃,造成千城一面的特色危機;‘十二五’我們不能再漏了。”付寶華說。

    “現在各地政府對于打造城市國際形象的意識,那是相當強啊。”作為2008年奧運會“中國對外形象傳播戰略” 和2010年世博會“上海對外形象傳播戰略”項目的研究者,專注于城市軟實力研究的復旦大學教授孟建感嘆。

    今年以來,全國許多重要城市的官員都來找孟建,目的就是請他為打造城市國際形象出謀劃策,并將相關內容納入“ 十二五”規劃。“將軟實力納入‘十二五’規劃,這是根本性的變革。不只是經濟的,而是全面的變革。”

 

    林少雄此刻正忙的是課題結項,他的課題《上海文化大都市建設對策及實施要素研究報告》已拖延了三年。課題緣起是當地某位市領導的表述:“像我們上海這樣一座國際文化大都市?”,該課題正是為論證該表述的正確性并為實現它服務的。

    “這體現了城市規劃中的‘甲方意志’,即領導意圖。”薛冰表示,“就像很多城市地標雕塑都是按領導的意思造,花了上千萬甚至上億,但造出來的結果是所有人都在罵。”

    西部某市一位區規劃局的干部給本刊記者講了另外一個例子,某領導去工地視察,提出城建“要講究多樣性”,結果屬下官員動足了腦筋,將同一小區的房子建成了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這就是他們對多樣性的理解,和對領導指示的僵化貫徹。”

    雖然領導的“甲方意志”得到了重視,但城市軟實力仍然沒有法律條文的保護。付寶華說,翻開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和全國市長培訓中心編著的《城市規劃讀本》,全書44萬字,對于城市特色規劃只字未提,只在第三章第九節提到了“歷史文化保護”;另外在512萬字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與小城鎮規劃建設管理指導全書中,僅僅在第二篇第三章第三節最后一段用幾十個字來闡述城市文化:“由于文化的概念具有過于寬泛、抽象和普遍的屬性,無論在環境行為學或設計中其用途甚微,其實它本來就是無濟于事的。”

    付寶華對這段“文化無用論”很憤慨。

 

    薛冰認為,像付寶華的設計院這樣的機構很有存在必要,“它可以提反面意見,可以把圖紙上更專業的城市規劃通過有權力的手變成現實。”

    兩條文脈

    打造城市主題文化,關鍵在于發現潛入城市肌理的文脈。

    付寶華向世界名牌城市的源頭歐洲去尋求答案,林少雄向中國歷史的深處探摸。一曰歐,一曰古。

    公元前21世紀的安陽,公元前11世紀的西安,1世紀的洛陽,11世紀的開封等,都曾是國際大都市。“可是我們很多城市寧愿割斷自身文化臍帶,而與歐洲對接,這種對接不見得不好,問題在于只連上一層皮,沒有養分輸入。”林少雄說。

    他舉例說,山東嘉祥,這個小縣城具有悠久豐厚的歷史文化積淀,藝術品位極高。但早在1961年就已被國務院列為全國第一批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的武氏祠漢代畫像石,寂寞冷落地被置于縣城南15公里處;而當地卻花費巨大人力物力,修建了一條粗俗不堪的雕塑大道,縣領導還隆重地邀請專家參觀。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對這些漢代畫像石刻的評價是:“技法奇特、畫面精美,超過同時期的埃及浮雕和希臘瓶畫。”

    不僅嘉祥,在全國很多地方,那些能構成文脈傳承的文物古跡因缺乏經費得不到保護,而假文物、偽古跡卻大興土木、大行其道。“無視民族傳統,無視祖先的創造,一些地方領導似乎只有徹底推翻了祖先與前任的文化傳統,才能顯示‘有魄力’;而那些新建的所謂地標藝術品和建筑,就在這樣一次次的輪回中化為不斷增加的精神垃圾。”林少雄說。

    據同濟大學國家歷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主任阮儀三統計,僅江南就有100多座歷史文化名城被毀。

    毀棄傳統的同時,與“歐風”的對接又只停留于表面。“‘泰晤士小鎮’、‘漢莎廣場’等,幾乎在各城市都有。” 林少雄說,北京樓盤70%是洋名,洋地名主要來自8個國家:德國、美國、澳大利亞、意大利、加拿大、英國、法國、奧地利。“八國聯軍”之外,第三世界國家的地名幾乎沒人用。

    這種歐化自然也不是付寶華想要的。“我在研究中所列舉的世界名牌城市,其形成期最少也需要30到50年,大部分都經歷了幾個世紀甚至上千年,我們把這個漫長的過程壓縮到幾年,必然要出問題。”

    付寶華的設計院不可能接手一個耗時上千年的項目,他目前研究的重點就是使不可控的城市主題文化構建時間變得可控,“解決這一難題的方法是通過引入政府干預經濟的新古典主義經濟學理論來完成的。”付寶華說,“預計在未來2到3個五年計劃之內,中國會出現第一批世界名牌城市。”

    這個預計與林少雄相比樂觀了些。林少雄為上海設計了“三步走”的文化戰略目標:中國文化大都市—亞洲文化大都市—國際文化大都市,實現的時間表分別是10年、20年、50年。

上一篇:第七節、一個在國際規劃語境掌握城市主題文    下一篇:第五節、一個破譯城市規劃“哥德巴赫猜想”
一個輝煌并被人贊嘆的城市,
必定張揚著城市主題文化品牌的光輝。
縱觀世界著名城市,其形成與發展過程符合高等級城市的普遍規律,同時每個城市又具有其自身的發展個性。在長期的形成與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了主導地位突出、輻射力涵蓋全球的城市主題文化,并伴隨著全球化進程的加速,以其獨特的城市主題文化奠定了他們在世界城市舞臺上的地位。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最科學的方法
城市主題文化是建設各具特色現代化城市最重要的保證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的思想先導
城市主題文化是建設各具特色現代化城市的思想源頭
縱觀世界名牌城市的建立,無不依據城市營造的規律,及時把握住歷史的、文化的、地理的、政治的、經濟的、技術的、市場結構的等等方面諸種有利的條件,建構起他們的時裝城、電影城、音樂城、繪畫與雕塑城、商業城、科學城、體育城……,甚至還有賭城這樣十分專業化的城市。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的思想核心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的思想靈魂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的思想創新
城市主題文化是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的理論先導
只有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中國城市才能避免城市病的爆發
只有建設各具特色的現代化城市,中國城市才能有核心競爭力
只有科學謀劃城市“成長坐標”,中國城市才能有差異化發展
只有建設各具特色的現代化城市,中國城市才能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
城市主題文化“高端謀劃、頂層設計”
高端謀劃城市的新思想
頂層設計策略的新舉措
城市領導工作的新能力
城市文化建設的新機制
特色城市建設的新思路
世界名城建設的新體系
城市主題文化“高端謀劃、頂層設計”
實施城市主題文化戰略定位
確立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目標
加速城市主題文化功能培育
整合城市主題文化優勢資源
塑造城市主題文化形象品牌
用城市主題文化“高端謀劃、頂層設計”統領城市發展建設
用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理念來謀劃城市
用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理念來規劃城市
用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理念來建設城市
用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理念來管理城市
用城市主題文化發展理念來營銷城市
市長大學堂
中國城市發展網
國家發改委
國家建設部
中華人民共和國文化部
新華網
人民網
央視網
中國網
鳳凰網
中國城市建設網
中國古鎮保護網
中國規劃網
中國城市戰略網
揚帆奧運
  友情鏈接: 中小城市文化建設網 中國市長協會 中國城市文化網
版權所有 © 北京付寶華城市主題文化發展中心 
地址:北京南三環東路 27號 芳群公寓 A座  京公網安備110106006171號 
電話:010-67677014 郵編:100078 

網站共有 3057385 位訪問者
冰球比赛过程